瞄准北中医

赢(完结)

庄惠 现代校园paro 花吐症
OOC!!!严重OOC!!! 无逻辑!!!
不喜勿入!!!



庄周最近生病了。

最初只有打喷嚏,就像是普通的感冒,没什么特别的。
多喝热水就好了吧,庄周这样想。
然而,世事不尽人愿。大量的华夏特产——白开并没有治疗好他,反倒像是增重了病情。咳嗽就像是随堂检测一样忽如而至。

“该不会因为你平时说话太损,被人下了咒吧?”这是他的同桌惠施给他的评论。

庄周瞥了一眼,没理他。

如果只是普通的感冒,庄周早就给他怼回去了,哪里还轮得着他惠施像在看猴子一样看着自己。然而痛感使劲撕扯着喉咙,叫他发不出话。

“喂,你没事吧?”
“嗯?怎么不回我啊?”
“喂喂!你这人怎么这样的!不会真出什么事了吧?”

“你——”
“闭嘴。”
“哦……”
许是看他真的不舒服,惠施没再说什么,乖乖坐回去了。


庄周发现自己的嘴里会突出啊花瓣出来!!!
每次只要一咳,就会有稀稀落落的花瓣从嘴里飘出来。如果被别人发现了,一定会被抓去做解剖的吧。
想到这里,庄周捏紧了手心里的花瓣,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坐在位置上。


舍友兼发小的惠施每天早上会给庄周带早饭。
“早!今天给你带了油条和豆浆哦”
“咳……谢谢”
“还是咳得很厉害啊,要不请假看一下吧”
“我…咳… 上好课去看”

庄周从医院回来已经很晚了。给宿管大妈看了班主任的字条批准才免于一顿审问。
宿舍里的灯已经息了,惠施估计早就睡了。
这个四人宿舍里只有他和惠施两个人。原来的舍友因为受不了他们两的日常辩论搬了出去。其实庄周和惠施的关系很好,并没有像他们想的那么差。
就是惠施这家伙没自己聪明啊。

接着门外走廊里的灯,庄周看清楚了这个睡在他斜上铺的人。
眼睫毛真长,皮肤也白白净净的,就是脑子不好使,可惜了啊!

看着惠施安静的睡颜,庄周的心脏不受控制的开始加速。如果他没记错,估计是什么激素开始飙升。

“诶?”
惠施醒了。刚睁开的双眼还蒙着一层水雾。
庄周知道了为什么他看到惠施时会心跳加快,为什么他会想和他理论到底
这都是因为
他喜欢惠施



“庄周!作业写完了吗?”
“没。我和你说件事”
“诶,又是那条鱼吗?”
“……不是,那个,我发现,我喜欢你”
“哇!庄周你这个笨蛋才发现吗?”
“你?!”
“这次可是我赢了哦”


“喂,你干什么 /// ”
“亲你啊,这样我就又赢回来了。”

评论(10)

热度(3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