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考丸



沉海(一)


对于和泉守来说,上司是什么?

这个问题问得很突兀。毕竟谁都没办法客观完整的评价一个人。就算是局里的那几个老油条也只会打着哈哈糊弄过去吧。

如果你问三年前的和泉守,那时的他刚跳槽转入局里,估计他会像个青春期的校园男孩,一脸朝气的喊道:“哈?这种问题你也问的出口?当然是我效忠和憧憬的前进目标啊!”恨不得把自己的一腔热血全部送出去,最好什么都不剩。

想起自己当时幼稚的回答,和泉守忍不住冷笑一声,随手把指缝间夹着的烟蒂甩到地上,想了想,还是用廉价的黑皮鞋底泄愤似得磨了几脚。

现在的上司跟本不把他们下属当成人看!

记得上次自己刚缝完针就被派去干活,真是狠啊。

自己不像光世他们优秀,只能被安排在第三部队,尽是做些给第一、第二部队擦屁股的活。什么时候自己也能踢开敌人的门亲身干掉几个小头子,给自己涨涨脸。这样也不会整天被那些同僚喊着:“‘华丽强大’的三组地洗的怎么样啊?”



“组长,都处理完毕了。”
“啧,知道了,回去吧。”

看来今天还是给别人刷了一天的地。

要是堀川那家伙来了,一定能和自己配合默契表现出色,被上司另眼相看吧。
不过只可惜堀川这家伙到现在也不愿来。

上司也催了和泉守去邀请他好几次,可是每当和泉守开口要说的时候堀川总会笑眯眯的说:“兼先生很忙吧,能来看我和土方先生真是太好了呢。可是要是我走了,土方先生就没人照顾了呢……”

“真像只狐狸,哪里像是兔子!”堀川圆圆的脸和蓝的清澈的眼睛总会让他想起雪白的兔子。毛绒绒的,无害的样子。

其实和泉守哪里不懂,又不是幼稚园刚毕业的小鬼,这家伙明显是有什么事情瞒着他,所以才不肯来。却每次要拿土方先生来挡话。想自己有很久没去看他们,估计又要被土方那个老头骂了。

没把堀川邀请进组,遇到上司又要被骂了。

骂骂骂,哪天自己也能摆脱这种日子!

想想就让人丧气。

“兼先生?”
“谁?”齐刷刷的上膛声响起。

评论

热度(6)